您现在的位置: 欢乐化学 >> 其它资源 >> 其它资源 >> 正文

成都重大“钠事故”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收集 点击数:406 发布时间:2014/11/20【字体:

成都重大“钠事故”

 

             2001年10月9日下午,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一生化厂发生一起严重化学事故。由于供货方误将该厂需要的纯苯送成甲苯,致使该厂一200升的罐型反应釜内产生约5公斤金属钠粉末,由于金属钠属遇水即爆的高危险物质,该反应釜严重威胁着该厂和周围群众安全。据介绍,5公斤金属钠相当于50公斤TNT,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1、5公斤金属钠残留反应釜四壁
  前日下午6时许,成都市119指挥中心突然接到龙泉四川三高生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报警:该公司厂区一反应釜内意外生成大量易爆危险品,情况十分紧急!龙泉消防6中队火速赶到现场。

  晚7时,在该厂对面的广场,一个临时指挥部紧急设立,消防人员召集该厂技术人员全面了解情况,制订处理方案。晚8时30分,省消防总队参谋长陈树章、副参谋长李国辉也先后赶到。晚9时,成都市政府副秘书长刘云生也赶到现场。

  据该厂负责人介绍:当时工作人员往一反应釜内注入10公斤左右的金属钠,为除掉反应釜内纯苯的水分,按照正常的程序,经化学反应,金属钠会变成没有危害的氢氧化钠从反应釜内排出。但他们却意外发现,纯苯抽出后,金属钠出现了没反应够的情况,在反应釜内生成了5公斤左右的粉末状金属钠,残留在反应釜四壁。

  2、川大化工学院派出教授紧急支援

  消防人员和生化厂制订出了一个初步的处置方案:就是将乙醇注入反应釜内,和金属钠发生化学反应生成氢气和乙醇钠,然后慢慢从反应釜内排出。但此方案的危险性在于,由于粉末金属钠的活性极大,所以会产生大量氢气和热量,很容易产生燃烧爆炸。

  晚10时44分,成都市副市长唐川平赶到现场。此时,三高公司法人赵某在给唐川平汇报事故情况时,道出了事件原委。赵某称,事故起因是供货方将货送错了,他们本来是需要纯苯,绵阳有一家单位需要甲苯,结果供货方将货送错,他们也没有仔细检查出来,误将1300多公斤甲苯投放进反应釜。

  为以防万一,刘云生紧急与四川省化工局和四川大学化工学院联系。化工学院院长在电话中简单了解情况后紧急联系化工学院教授支援,夜11时43分,该院贾教授赶到现场。

  两小时后,终于制订了4套方案,但究竟选取哪种一时都决定不下。为以防万一,相关部门决定紧急联系更权威的专家组成专家小组联合处理。
        3、方圆500米所有人员全部疏散

  昨日凌晨3时,抢险人员作出了用沙袋包围反应釜的预防措施的决定,10多辆运沙车陆续到达该厂。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作人员正忙着将沙子装进袋内,然后将沙袋垒在反应釜四周。反应釜离地约6米高,所需沙子很多。消防人员介绍说,如发生爆炸,沙子可起缓冲减压,同时覆盖灭火的作用。

  与此同时,成都市政府专程派人赶往绵阳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和省化工研究院请有关专家。成都市有关领导又随即指示:务必在10日24时前将险情彻底排除。

  昨天早上,成都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上午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事故现场时,发现通往四川三高生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道路都实行了交通管制,警察在各个路口设立警戒线。该公司门口的驿都中路交通中断,现场气氛紧张而忙碌。该公司附近的居民楼人窗紧闭,早已人去楼空,附近的一个中学为保障学生安全特意放了假。事后记者了解到,为了防止人员伤亡对该公司方圆500米内的上千住户进行了紧急疏散。

  下午1时03分,四川省化工研究院总工程师田永仁冒雨赶到现场,两分钟后,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教授级高工、国家安全生产专家李德晃从绵阳赶到成都。两位专家一到,便直奔出事的反应釜,详细了解有关情况。

  4、众专家最终敲定排险方案

  下午2时,田永仁、李德晃与前晚便抵达现场的川大专家以及成都消防支队战训参谋李平坐在了一起,磋商事故处理办法。田永仁明确提出自己的观点,要么打开反应釜,用工具将反应釜内的金属钠挖出来,要么采取加入乙醇反应掉的方法。当有人提出“进去取金属钠,谁有这个胆?”时,田永仁果断地说:“我来干!”田永仁的一番话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士气。田永仁最后认为,他本人也倾向于通过化学反应“除掉”金属钠的办法,要反应掉金属钠,一是加水,一是加乙醇。田永仁认为,加乙醇反应掉金属钠的方案较为稳妥,安全性能较高。操作上也可以采用远程操作,只要掌握好度量,加之处理好排气,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下午2时30分,指挥部最终采纳田工的意见,实施注入乙醇“灭掉”金属钠的方案。具体方案为:由田永仁牵头,各部门配合,厂方负责设置放气管,排放乙醇和金属钠反应产生的氢气和热量,然后采用远程滴加乙醇溶液与钠缓慢反应,在处理过程中如有意外由消防部门处理。

  下午3时,专家小组最终制订出“以注入乙醇反应掉金属钠”的行动方案。

  5、昨晚8时终于排除险情

  下午3时15分,各路人马进入厂区做最后的安全检查,厂方将3个排气管设好,3个管道分别朝向3个方向。下午3时50分左右,在总工程师田永仁的指挥下,几名技术人员站在离反应釜50米外的实验室过道,用一根小手指粗的长管子向反应釜内滴加乙醇,整个过程显得尤为小心、缓慢,反应也非常正常。除此之外,事故处理方在该厂区内也安置了多名工作人员,两人具体负责安放氮气、两人在配电室待命……

  昨晚8时许,经过4个多小时的紧张作业,终于排除了险情。此时离事发时间已过去了整整26个小时。事后,成都市有关领导表示,虽然险情得以排除,但相关的责任问题一定会追究到底。晚8时左右,附近的居民陆续赶回家中。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