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欢乐化学 >> 趣闻秘闻 >> 趣闻秘闻 >> 正文

珠江“水雷”

作者:李波 胡灏 来源:本站收集 点击数:2298 发布时间:2014-11-20【字体:

炸起千层浪  珠江金属钠“水雷”谜团待解
 
李波 胡灏
 
     

       2001年7月7日至9日,若干神秘“水雷”惊现珠江,其中几个发生爆炸,其他的被有关部门成功打捞,在整个过程中幸无人员伤亡。据查,“水雷”为装满金属钠的铁桶,其来源尚在追查中。珠江里是否仍有“水雷”,有关部门也在密切关注。

    “水雷”频炸珠江  水柱冲天 有惊无险

    7月7日中午,记者得到线索马上赶往广州黄埔大道东东圃石溪路段,交警已经将现场封锁,6辆消防车一字排开。记者在广东正大饲料公司旁边的石溪涌内看到了一个漂浮的白色金属桶,在一旁负责警戒的消防队员说,早上已经有一个同样的金属桶爆炸了,爆炸的威力很大,他们正在研究处理余下“水雷”的办法。

    据现场一位围观的群众讲,早上10时多,石溪涌内突然冒起一股白烟,从漂在水面上的一个铁桶内蹿出亮红色的火苗,紧接着一声巨响,蘑菇状的水柱冲天而起。“没想到水里的东西也能着火爆炸。”一位妇女惊讶地说。随后,直到中午,这个铁桶又连续爆炸了多次。爆炸腾起的白色烟雾有近十米高,还有许多白烟飘到了旁边的正大公司里面。

    正大公司的一名保安说,飘进公司的白烟内还有许多没有燃烧的残渣,这些灰白色的物体一遇到水就不停地冒泡,有时甚至还会突然着火,为了防止引起火灾,公司的人只好在烟尘降落的地域喷了许多水,以便引燃这些仍然没有燃烧的东西。“平常我们都是用水灭火,今天却要用水引火。”一位保安笑着说。

    为了查清爆炸物的性质,消防队员们不但通过手提电脑查阅危险品的种类,还请来了正处在筹建阶段的广州市消防专家组。从广州市化工集团等单位赶来的化学品专家们初步认定,铁桶内装的是遇水极易燃烧的金属钠。

    据悉,7月6日珠江水面上就发现了两个铁桶,其中一个在车陂附近的江面上爆炸了,另外一个则在石溪水面被路过的船只发现。据说,晚上6时45分左右,该船曾经将铁桶打捞上船,本打算清洗过后使用。但是当船员把盖子打开后,桶内马上冒起浓浓的白烟,而且一旦接触了桶内物质,双手立刻感到剧烈地疼痛,于是他们又将桶推到江里。一遇到水,这个桶就爆炸了。所幸当事的船员伤势并不严重,而该船只也在爆炸发生前逃离现场,没有发生危险。

    据现场的消防队员证实,除了爆炸的两个,和在石溪涌内发现的两个,加上附近水警码头捞上来的1个,和珠江上一艘船只捞起来挂在船尾的一个,共发现了6枚装满金属钠的“水雷”。而7月8日,广州市白鹤洞大桥底下又有“水雷”爆炸。

    5小时奋战排险  竿拨筐装 打捞成功

    怎么处理漂浮在石溪涌内的桶装金属钠,成了一个很大的难题。首先,处在水中的铁桶,随时可能因为泄漏而爆炸,其次,即使是安全地将桶捞上来,由于空气中有水蒸气,金属钠遇到后仍然可能发生爆炸。7月7日从中午直到下午3时多,消防、民警、专家们凑在一起紧张地研究对策。

    下午4时左右,消防队员开始行动,他们找来一个竹制的箩筐,在上面固定好缆绳,用来打捞铁桶。又找来一个较大的白色塑料桶,准备将打捞上来的铁桶放在里面,再用煤油浸泡,因为金属钠在煤油里是不会燃烧的。

    4时15分,一切准备就绪,打捞工作正式开始。一位消防队员用长长的竹竿小心翼翼地将铁桶拨到岸边,但是由于水流较急,铁桶被冲开了。4时30分,消防队员将箩筐放了下去,在四五个消防员和民警的帮助下,铁桶终于被装进了筐内。在两根竹竿和三条缆绳的协助下,铁桶被捞上来了。到下午5时多,3桶没有爆炸的金属钠终于被送到了安全的地点。

    “水雷”身世神秘   无人登记 无人报失

    据广州海事局的人讲,在没有彻底查清这些金属钠的来源前,珠江里仍然可能有剩余的“水雷”。由此,这几个装有金属钠的铁皮桶的来源,似乎成了进一步了解事态发展的关键。

    这些金属钠到底来自哪里?到现在都是个神秘的问号。广州海事局的欧仲健局长透露,金属钠的外包装上有“上海浙联运输公司”以及“上海至广州”的标志,估计货物是从上海运来的,但广州地区并没有厂家使用金属钠,因此,他估计这些货物是到广州转运的。

    广州海事局的人也估计,这些钠本来是存放在仓库内的,但由于连日的暴雨,将它们冲进了珠江;或者是由一艘私人小船运输,在经过广州时遇到大风翻沉。最可怕的是第二种情况,因为这意味着在沉没的船只内还可能有没有浮上来的金属钠,这对珠江的航行安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记者通过上海市的“114”查号台查询“上海浙联运输公司”,得到的答复是该公司没有在查号台登记。据闻广州警方已经掌握了这家公司的部分情况,有关细节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广州市消防局防火处宣传科的刘先生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消防机关对于这种危险品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只有拥有符合消防条件的储存场所和持有消防培训证的专业人员,并且获得消防部门颁发的“危险品储存证”的专业公司才能储存。而对于金属钠的运输,必须由持有“危险品押运员证”的专业人员押运,并且每次都要到消防部门登记,办理运输证。据了解,广州消防部门没有这批金属钠的登记备案。到目前为止,广州有关部门没有收到有关涉及金属钠的专业储存单位的丢失报告,也没有运输这类危险品的船只翻沉的消息。

    另据刘先生分析,由于金属钠的储运过程要比普通货物危险和复杂得多,它的储运费用也要比普通货物相对高出不少。一些私人小企业为了贪图一时的小利,找一些没有达到专业消防安全标准的私人船只运送危险品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还有一些专业的运输船只,因为运输路程不远,用不了一天就能到达目的地,可能为了省去办运输证的“麻烦”而没有到消防部门登记。

    刘先生在7月10日上午接受采访时还说:“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在珠江水面发现的装有金属钠的铁皮桶的准确数量是7桶,其中有两桶发生爆炸。”“要找到这些金属钠的来源,只要政府部门足够的重视,各部门积极配合,应该是不难的。但是现在,很难说什么时候能弄清楚它们的来历。”被打捞上来的5个没有爆炸的铁皮桶已经被有关部门委托专业储存仓库妥善保管,可以绝对保证安全。

    “水雷”威力巨大   一个相当8至9个煤气罐

    据专家介绍,金属钠是国家有关部门认定的一类危险品,它的储存和运输都有特别的要求。由于金属钠的化学性质非常活泼,与自然界的很多物质到会发生反应,尤其是当它遇到水的时候,会释放出氢气,氢气的着火点相当低,大量的金属钠在水里迅速的化学反应就会产生剧烈的爆炸,所以必须用煤油在储存罐里做隔离层。在珠江水面上发生爆炸的桶装金属钠就是因为在铁皮桶里起隔离作用的煤油泄漏,引起金属钠与空气和水接触造成的。

    另据介绍,对于这种“遇水燃烧”的危险品,国内还没有专门的灭火工具,几年前广州某工厂也发生过金属钠起火的事故,当时也是使用末石粉灭火器扑救。

    珠江水面上来历不明的金属桶,每一个桶里都装有98千克的纯金属钠。北京化工大学的杨文胜教授说,从理论上讲,每一个这样的金属桶发生爆炸的威力,比8到9个煤气罐同时爆炸的威力还要大。所以将这些装满钠的金属桶喻为“水雷”也不算过分。如果碰巧有一艘船在发生爆炸的金属桶附近,危险是可想而知的。

    在发生爆炸的珠江水域,广州市海事局、消防局等相关部门从6日起就没有停止过搜索行动,9日没有发现新的铁皮桶。据海事局方面分析,该水域的水较浅,只有30至40米,如果有沉船,就会改变水流,所以该水域有运输金属钠沉船的猜测可以否定,但并不排除在珠江其他水域有沉船的可能性。

    据介绍,珠江河道网密集,事故发生的水域是其中一条浅水航道,每天通过的船只都在1000艘以上,如果有必要,很容易改道避险。因为没有再出现“水雷”,为了避免封闭航道造成的经济损失,该水域依旧通行。过往船只被告知,如果遇到不明物品应立即避开,并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

    另悉,由于爆炸发生在水面上,离人群较远,所以消息传开后,附近的居民并没有产生恐慌的情绪,社会秩序较稳定。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